<code id="e87qh"><object id="e87qh"></object></code>

    1. <tbody id="e87qh"><span id="e87qh"></span></tbody>
        <listing id="e87qh"></listing>
      1. <listing id="e87qh"></listing>

        <del id="e87qh"></del>
          <code id="e87qh"></code>
            <output id="e87qh"></output>
            年月

            當前位置: 首頁>新聞資訊>氣象新聞>要聞播報

            40年,那些“因天”擇時的記憶

            來源:中國氣象報   發布時間:2018年10月09日07:55
            分享到:

              中國氣象報記者 段昊書

              “吉時已到”——

              隨著近年來古裝影視劇盛行,“欽天監”這個原本冷門的古代官署名,逐漸為人熟知。

              觀察天象、氣候,推算節氣、時令,制定歷法……在農耕時代,大自然的細微變化影響百姓一年收成,甚至一個王朝的興衰。中國人講究“天時、地利、人和”,欽天監這一古代“氣象機構”正承擔著人們心目中那份窺測“天時”的重要任務。

              事實上,現代氣象工作也與許多重大“時機”的判斷息息相關。改革開放40年來,隨著我國氣象現代化能力的提升,那些“因天”擇時的故事仍然值得回味……

              一份調研報告推動高考時間提前

              1977年,在改革開放元年的前一年,我國恢復了中斷11年的高等學校招生統一考試。

              因時間緊迫,1977年的高考放在了當年的11月28日至12月25日,時間跨度長達近一個月。到了1979年,我國將高考時間確定在7月7日至9日。

              從1979年到2002年,除了1983年的高考推遲至7月15日至17日舉行外,其余均在每年7月7日至9日進行。

              但改變在2001年11月發生了!教育部宣布,從2003年開始,高考時間由7月提前至6月。對于這樣的變動,氣象因素正是最重要的原因之一。

              原來,在千禧年到來之際,教育部曾就高考時間調整一事,委托中國氣象局開展調研。在氣象部門提供的調研報告中,對1971年至2000年間,6月10日至20日、7月5日至15日全國省會級城市的最高氣溫、最低氣溫、平均氣溫、平均降水量以及臺風發生頻率等進行了統計,并以北京、沈陽、上海、廣州、武漢、重慶、西安分別作為華北、東北、華東、華南、華中、西南和西北地區的代表開展重點分析。氣象專家發現,6月第二候(6月6日至10日)的平均氣溫,明顯低于7月第二候(7月6日至10日);且6月上旬的臺風、洪水發生率也比7月上旬要小。

              依據這份報告,教育部在反復論證的基礎上決定將高考時間前提至每年6月7日至9日。由此,趕考等于“趕烤”的情況得到改觀。

              北京奧運會開幕時的“氣象斟酌”

              2001年,北京奧運會申辦成功后,國際奧委會最初決定的賽事時間為7月25日至8月10日。這一決定,立即引起了人們的擔憂。

              北京屬于暖溫帶大陸性季風氣候,“七下八上”正是常年的主汛期!這段時間,北京不僅容易出現強降雨,空氣濕度大,且容易出現高溫悶熱天氣,極易影響運動員正常發揮。

              哪個時期舉辦奧運會最合適,國家體育總局將目光投向了中國氣象局。

              北京市氣象局氣象服務中心主任郭文利回憶說,申奧成功后,國家氣候中心與北京市氣象局便開始準備北京氣候背景分析材料。氣象專家按奧運會開幕式在周末舉行的慣例,以7月25日至8月10日為第一段擬定時間,直至9月28日分為八個時段,系統分析北京1951年至2001年間的氣候背景。

              經過對各種高影響天氣發生頻率及天氣舒適度等條件的綜合分析后,氣象專家最后認為,7月下旬到8月上旬北京正處于高溫當中,強對流、突發性天氣比較多,不適宜比賽項目開展;相比之下,8月中旬以后北京發生高影響天氣的可能性逐漸降低。

              “簡單來說,如果奧運會推遲至第八個時段舉行,平均氣溫可以比原定時間下降1.7℃,降雨概率下降21%。”郭文利說。

              于是,北京奧組委向國際奧委會提出申請,建議將賽事推遲至8月下旬進行。但由于時間與歐美假期以及美國網球公開賽、北美職業棒球聯賽沖突,國際奧組委最初堅決反對。經過雙方數輪談判協商,最終,開幕時間延后至8月8日。

              2008年7月下旬,北京,一場場滂沱大雨從天而降。不少國際奧組委官員這才感慨道,當初延期的決定是明智的。

              為“天宮”征途尋找氣象“窗口時間”

              “因天”擇時,不僅需要從較長時間跨度的歷史氣象數據中分析預測氣候背景,也關系到細至分秒的判斷。

              40年來,在我國航天事業數次騰飛的背后,都有氣象工作者的身影。

              2011年9月,我國首艘空間實驗室“天宮一號”在甘肅酒泉衛星發射中心準備發射。原定于9月27日23時30分準時發射,然而,天氣預報顯示,發射場在27日和28日間將有一股冷空氣突襲,一時間是否推遲發射備受關注。

              據時任酒泉衛星發射中心主任崔吉俊介紹,航天器發射需要找到適宜的“窗口時間”,氣象條件也是航天人需要重點考慮的內容之一。冷空氣帶來的高空風的變化會對火箭發射產生一定干擾,火箭發射對風速要求很高,通常不能超過每秒10米,即風力不能超過5級,否則,起飛時可能左右搖擺,容易出現危險。

              為此,氣象部門利用全新集合天氣預報系統對發射場天氣進行實時監測和滾動預報。最終,發射時間推遲至9月29日。

              9月29日21時16分03秒,長征二號火箭攜帶“天宮一號”成功升空;11月,“天宮一號”與“神舟八號”飛船成功對接;半年后,航天員景海鵬、劉旺和劉洋進入“天宮一號”,開啟我國航天事業新紀元;2013年,航天員聶海勝、張曉光、王亞平成為第二批入住宇航員……

              40年來,中國航天與氣象事業相伴而行。2018年,當再次為航天器發射找尋“窗口時間”時,預報員運用新一代氣象衛星風云四號觀測資料,有效提高了對強對流等天氣的預報能力。

              “因天”擇時,在這一刻,有了全新的含義。

              (來源:《中國氣象報》2018年10月9日一版 責任編輯:張林)

              相關新聞

            分享到:

              精彩熱圖

            平特肖走势图
            <code id="e87qh"><object id="e87qh"></object></code>

            1. <tbody id="e87qh"><span id="e87qh"></span></tbody>
                <listing id="e87qh"></listing>
              1. <listing id="e87qh"></listing>

                <del id="e87qh"></del>
                  <code id="e87qh"></code>
                    <output id="e87qh"></output>
                    <code id="e87qh"><object id="e87qh"></object></code>

                    1. <tbody id="e87qh"><span id="e87qh"></span></tbody>
                        <listing id="e87qh"></listing>
                      1. <listing id="e87qh"></listing>

                        <del id="e87qh"></del>
                          <code id="e87qh"></code>
                            <output id="e87qh"></outp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