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e87qh"><object id="e87qh"></object></code>

    1. <tbody id="e87qh"><span id="e87qh"></span></tbody>
        <listing id="e87qh"></listing>
      1. <listing id="e87qh"></listing>

        <del id="e87qh"></del>
          <code id="e87qh"></code>
            <output id="e87qh"></output>
            年月

            當前位置: 首頁>新聞資訊>氣象新聞>要聞播報

            在南極的黑與白里,“畫”出多彩青春

            來源:中國氣象報   發布時間:2018年09月14日08:53
            分享到:

              中國氣象報記者 李春蘭

              30歲,國字臉,平頭,高高壯壯,戴著黑框眼鏡,目光清澈而堅定。

              張金龍,河北省衡水市安平縣氣象局一名普通職工。30歲的年紀剛剛好,不再稚嫩,也未滄桑,滿臉剛毅與陽光。

              跳躍式成長

              金龍的成長是跳躍的。金龍家祖籍衡水。上個世紀60年代,黨中央、國務院決定全面開發大興安嶺,作為兩萬多名林業、鐵路職工中的一分子,金龍的爺爺奶奶來到了這片人跡罕至的莽莽林海。后來,金龍的父親成為建設大興安嶺的新一代接棒人。到金龍出生時,大興安嶺已在兩輩人的熱血奉獻中實現了華麗蛻變。彼時,他的爺爺奶奶已正式退休,便帶著他回到了老家衡水。直到7歲,他才又回到大興安嶺,讀完小學和初中。

              “從溫暖的華北來到寒冷的黑龍江,他竟然挺適應的。”憶起當年,金龍的父親笑著說,“他學習還特別好,根本不用我們操心,成績一直名列前茅。”這個家里的獨子,自幼便是父母的驕傲。

              又是7年后,金龍回到衡水,上完了高中。填報志愿的時候,他選的學校,都在他想念的黑龍江。這一次,從本科到碩士研究生,他在東北待了6年。

              2013年7月,研究生畢業,為了回到年邁的爺爺奶奶身邊盡孝,張金龍毅然放棄了同齡人追求的大城市,來到衡水市安平縣氣象局,當了一名觀測員。

              有人感嘆,一個研究生,竟然回小縣城工作,“有點沒出息”,他默默地不吭聲。兩年后,他以非氣象專業背景一舉奪得了“第二屆衡水市氣象行業職業技能競賽”個人全能第一名,還在兩個單項里,拿了第一名和第三名。

              更大的跳躍還在后面。2017年,張金龍接到了入圍第34次南極科考隊的正式通知。

            張金龍在南極內拉灣協助安裝海冰觀測設備。張金龍供圖

              人生的極點

              當金龍和另外18名隊員一起登上“雪龍”號時,他一身大紅色隊服昂首挺胸站在船側,和這艘之前曾無數次出現在他電腦瀏覽器搜索框里的“夢之船”合了一張影,并鄭重地寫下了“為人類和平利用南極作出貢獻,出發!”

              其實,要不要報名參加南極科考,金龍也是經歷了思想斗爭的。

              讀碩士研究生的時候,他經同學介紹認識了在同一座城市讀大學的楊迪。“她是‘學霸’,我跟她比簡直就是‘學渣’。”說起這個多年來和他同甘共苦、不離不棄的女友,金龍的贊美隔著電話仿佛溢了出來。

              他看到南極科考隊遴選隊員的通知時,女友楊迪正在上海讀博士。兩個人在愛情馬拉松的路上跑了5年后,終于確定了結婚時間。金龍母親說:“飯店都訂好了,親戚好友也知道了”。如果最終金龍入圍科考隊,婚禮肯定得推遲。

              當他滿懷愧疚地與女友說起這件事,女友的反應卻在他意料之外——她雖有幾分不舍和擔心,但非常支持他。“金龍很棒,接到入選通知的時候,我很為他高興,也很驕傲。”對這個踏實上進的男朋友,楊迪同樣不吝贊美。

              于是,婚禮推遲了。

              兩人如今各自站在了人生的極點,一個經過層層選拔躋身科考隊,在南極扛起重任;一個在復旦大學提前一年完成醫學博士學業,開始了博士后研究。

              耀眼的黑白

              南極是冰雪的世界,雖說年降水量并不多,但雪一旦下起來就會很大。一腳踩下去,時常會沒到膝蓋。比雪更惱人的是風,南極的大風很常見,30米/秒的大風幾乎能把人吹倒。但無論什么樣的天氣,金龍和隊友每天都要至少去兩次天鵝嶺,巡視大氣成分儀。站區到天鵝嶺不到1公里,深一腳淺一腳單程走下來,有時需要一個小時,低于-20℃的天氣里都能走出一身汗來。

              5月到7月,是南極中山站一年中最黑暗的極夜期。太陽始終在地平線以下,除了正午的一點散射光,其它時間整個世界一片黑暗,手表和手電筒成了每一位隊員的必備品。

              “這里一年會有58天是極夜。極夜對人心理和身體的考驗最大。”老隊員告訴金龍,經過極夜的考驗才算是合格的越冬隊員。因為伴隨極夜到來的,是一種與世隔絕的落寞。當4月底最后一架飛機離開,南極就變成了一個真正與世隔絕的地方。在漫長的寒季里,這里不會再有任何交通工具與外界聯通,一切都凍住了,只是安靜地等待太陽的升起。

              極夜來臨之前,金龍一度失眠、情緒低落,甚至開始掉頭發。后來,他和隊友互相鼓勵,及時調整,總算是邁過了這個坎。“這里仿佛只有黑和白兩種顏色,其它顏色都要靠我們自己去創造。”張金龍說。

              于是,他幫隊醫一起搞無土栽培,種出綠色蔬菜,調配在吃厭了的速凍食品里。隊友給油罐畫上美麗的“妝容”,他看著一幅幅巨型臉譜在浩瀚的星海下熠熠生輝,整個站仿佛都鮮活了起來。他最喜歡的地方是圖書館,那里五彩斑斕,有各種各樣的書籍,是寂寥時最好的慰藉。他還喜歡去館里打羽毛球,運動讓他快樂。

              在南極黑白的世界里,金龍卻是“多彩”的。

              (來源:《中國氣象報》2018年8月27日四版 責任編輯:張林)

              相關新聞

            分享到:

              精彩熱圖

            平特肖走势图
            <code id="e87qh"><object id="e87qh"></object></code>

            1. <tbody id="e87qh"><span id="e87qh"></span></tbody>
                <listing id="e87qh"></listing>
              1. <listing id="e87qh"></listing>

                <del id="e87qh"></del>
                  <code id="e87qh"></code>
                    <output id="e87qh"></output>
                    <code id="e87qh"><object id="e87qh"></object></code>

                    1. <tbody id="e87qh"><span id="e87qh"></span></tbody>
                        <listing id="e87qh"></listing>
                      1. <listing id="e87qh"></listing>

                        <del id="e87qh"></del>
                          <code id="e87qh"></code>
                            <output id="e87qh"></output>